地区:临沂
更多城市
通行证 注册 | 登录 登录
“创业之王”王兴:错失人人、失之饭否、终成美团
[ 编辑:admin | 时间:2019-05-15 22:10:59 | 浏览:17次 | 来源:临沂在线 | 作者:临沂在线 ]
分享到:

  王兴姐姐是清华高材生,后来在美国硅谷做软件工程师。王兴这一独子,就算不努力也可以过得比一般人好了。但他好胜心强,为了比姐姐优秀一点,他努力从龙岩一中被保送到清华。

  仅2009年上半年,饭否用户数就从年初的三十万激增至百万。同年6月2日,惠普成为饭否首个企业付费用户,网站开始获得第一笔收入。

  2011年「千团大战」时,拉手和窝窝身价还挺贵,当时的阿里远没有今天阔绰,只能投资第二梯队的美团,结果美团直接将阿里的COO干嘉伟挖了过来。在「千团」各方打得几乎油尽灯枯时,王兴反手来了个「过期退款」,棋行险招,赢了,顺便还收购了点评。

  就在这时候,有人发现校内网的用户界面居然跟Facebook一模一样,崇尚精英文化的第一批互联网网民不干了,写檄文大骂:「垃圾啊,居然搞抄袭,丢人!」

  开学第一天做自我介绍,王兴上来就义正言辞地说: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这番充满民国气息的宣言话音刚落,学霸人设就崩了——是啊,清华是什么地方,高手云集,龙岩的学霸到了京城,只能排上个倒数第五。

  2015年美团点评合并,王兴收了腾讯大笔投资,想要摆脱阿里的心思,就只差明说了。这样不按套路出牌,马云很生气,哪个被他罩过的小弟最后不是被招安?敌就是敌,友就是友,不存在暧昧。阿里不再追加资本,转身搞了个「口碑」,业务与点评高度重合。

  美团奋斗的目标就是能够赶上阿里巴巴,阿里很强大,但是如果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,我会更加尊敬他们。

  王兴和王慧文折腾了一年半,这对清华「学渣」组合搞了十几个网站,输入法、短网址、社交网站……甚至地图,但却没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产品。

  王兴跟李斌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:李斌将互联网半壁江山都变成朋友,而王兴,将这半壁江山都变成敌人。

  今年正好是饭否诞生10年。这十年间,王兴从来没有停止过在上面记录一些碎片灵感。他在饭否的个人签名是这样的:

  这和王兴的理念截然不同。早在2012年美团开启酒旅业务,就和携程的梁建章有过一次隔空交锋,梁建章暗戳王兴「企业没有创新才会多元化。」

  投资人觉得,如果团队要撑下去,几百万美元少不了。王兴开口只要100万,不靠谱。不要笑,这是真的,见投资人,尤其是美元基金,要的太少被拒的可能性很大,人家想吃烤全羊,你要只够买鸡的钱,那怎么行呢?

  王兴身上有个标签,连续创业者。以前连续创业者是一个很好听的词,想到听到就感觉是屡败屡战,最近互联网有点冷,连续创业也变得不那么受人待见,报道中的意思变成了屡战屡败,这年头儿就这么势利,没办法。

  卖掉摩拜,李斌是没有太多纠结的,他相信,一家企业和一个人能做的事情都是有边界的。

  最近几年我有一个想法,我暂且把它称为地球代表计划——假设某一天我们要开一个银河系会议,我要成为地球的唯一代表,去参加这个会议。

  那天北京上空乌云密布,一场暴雨即将来临。一条不足100米长的美食街上,50多个年轻人随时准备开战。不一会儿,饿了么的老大和美团BD经理刘铭及时赶到。

  但是王兴是绝对的连续创业者,在校内网之前,王兴和他的小伙伴们,平均每两个月就能搞砸一个项目,也不知道都是什么材料做的小伙伴,还能和这样的老大相处。

  作为富二代创业,王兴还是有底气的,那种底气就表现在失败后的不慌张,是普通民众最向往的状态——体面。

  王兴其实不喜欢别人说他是搞外卖的。在美团还没有变得现在这么大的时候,王兴还会参加一些圈内的聚会,相互一介绍,有些没眼色的人就会故作惊喜地说,我用你们美团啊,点餐挺好。

  为了拉新,王兴和王慧文拉了30几个朋友溜到清华,趁晚自习时,三两步跑到讲台,在黑板上写下「大学四年你有几个朋友?」然后留下校内网域名就开溜。这场快闪似的「行为艺术」为他们拉来两三百人。校内网折腾半天,用户数在1000人时陷入停滞状态。

  为了安抚人心,王慧文开始全国巡演,讲美团为啥不参加广告大战:「要高筑墙广积粮准备过冬。」在沈阳站,王慧文讲到一半,有员工打断他:「别扯虚的,你到底投不投广告?」

  美团前脚上线,后脚又有窝窝团、拉手网、24券网等5000多家团购网站撵上来。随后,相似的团购网站涌出5000多家,这就是中国互联网史上著名的「千团大战」。

  王慧文、赖斌强,这两个「元老级」合伙人也哭了。「我们已经有一百万用户,一百万用户,一百万用户啊!」

  小伙儿们你争我赶地去跟商家谈线上广告,一进电梯,难免遇到同行,大家自然白眼一翻,谁都不待见谁,封闭空间里的循环广告就变得异常扎眼。几家团购网的广告播得热火朝天,就是没有美团的,气势上先输了。

  56曾经是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,但是在四川大地震后,56上冒出来一个女子破口大骂灾民,这种炒作手段带了流量却激怒了所有人,56被关三个月,一蹶不振,从此成就了优酷。

  复盘后的王兴开始了他的第二个创业项目——饭否。饭否灵感来自于Twitter,公认的「微博类网站鼻祖」。饭否不咸不淡运行的同时,王兴还在2008年推出海内网,后来开心网抢了海内网的风头,王兴索性就一心扑在饭否上。

  这饭吃得太窝囊。传言程维因此大骂王兴是王八蛋,头天吃饭第二天就一刀见血了,这是真的见血,滴滴不知花了多少钱,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整成了垄断地位,王兴这一刀,扎狠了就要命了。

  这个活动最后就是租大巴送学生去火车站。「想坐免费大巴吗?去校内注册个账号吧;想认识顺路女孩吗?去校内注册个账号吧。」

  三年后,校内网更名「人人网」;五年后上市,首日市值超过70亿美元,后来人人网成了中国互联网的一个传奇,因为上市七年,市值缩水了98%,这个缩水能力,几乎没人再能超越了吧。

  所以去年回清华演讲,王兴说了句:「在清华做学渣,有点坐在宝马车里哭的意思」。清华他待过,宝马他坐过,这两者的感觉他都懂,比起「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」,他够格得多。

  美团决定不参与广告大战。这不是一拍大腿或脑门决定的,王兴和王慧文隐隐觉得线下广告不妥,但并没有想得多清楚,最后求助阿里巴巴前总裁关明生。

  2.作为富二代,王兴争强好胜,从小山区被保送至清华,结果龙岩学霸变成清华学渣。因为正赶上互联网创业爆发期,王兴拉好友创业,先后创办多多友、游子图、校内网、饭否、美团。

  当初放弃王兴校内网项目的红杉资本,开始大力布局O2O,分别投资了美团和大众点评。

  2012年,是美团奠定江湖地位的一年。年初弯道超车,拿下团购市场第一的宝座;年底市场份额达到30%。9月,美团举行城市经理「誓师大会」,销售团队用花轿抬王兴,斗酒、摔酒碗,相互鼓劲:「明年业绩干翻你!」

  龙岩出来的这互联网三杰,从长相上看,都有一个巨大的脑门,行事共同点是喜欢颠覆,所以江湖恩怨都不少。方三文的价值投资是颠覆,张一鸣的个性化推荐也是颠覆,等到了王兴,就干脆直接杠上了马云。

  程维随后关掉了滴滴和点评的合作接口,「别人都打上门来了,你还要假惺惺跟他合作,就没必要了。」

  这个决策坚持下来,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。但王兴心里清楚,再熬一熬,泡沫马上就要破了。

  「你对形式估计是不是有问题?100万美元?你到底看没看到腾讯、千橡是什么样子?」少不经事的王兴不懂怎么把饼画大,对谈判的线万美元足够了,等他用这些钱把对手都干掉,证明了自己,再伸手要1000万美元比较合适。投资人没吱声,一回美国就撤回了投资意向书。

  不过,与中国普通民众生活相关度最高的,还是王兴。你可以不投资也可以不看资讯不玩视频,但是总不能不吃饭吧。

  铺天盖地的广告,地铁、公交站、电视贴片、电梯……糯米网砸2亿元,大众点评砸4亿元,团宝网砸5.5亿元。

  一两个小时后,外面下起了暴雨,双方胜负未决,「来来来,坐下来喝酒」,酒馆老板在中间劝和。「嘭」一声,一位饿了么的员工向对方扔一个啤酒瓶,还好没有闹出人命,刚刚平息的骂战再次被引爆。

  王兴跟张小龙聊过天,结论是他们都对Twitter的创始人Jack Dorsey惺惺相惜。王兴赞微信做得很好,他把微信形容为「手机上的中国的增强版的Facebook」。

  王慧文当时成绩班里倒数第一,两人也算是「臭味相投」,就整天趴在网上瞎逛找项目,电线杆上贴广告,还参加学校的创业社团,舞蹈协会也不放过。

  「你是山东的?我在那边也待过」,一个酒馆里,饿了么负责人开口寒暄,「看你挺年轻,真不错,年轻有为,前途无量啊。」

  2006年夏天,红杉最终转投「占座网」,注资500万美元,这500万应该已经注销了。顺便说一句,红杉在美国也错过了脸书,在中国投的占座网而错过了校内,倒也不算大事,但是投资美团,红杉就吸取了教训,再也不犹豫了,可见投资人也是会成长的。

  不过做过雷军同学的陈一舟,倒是看上了校内,给王兴开出近千万的收购价,陈后来也投资了另外一个龙岩人文三文的雪球,确实和龙岩有缘。

  「互联网浪潮来的时候,像下雨一样。恰好这个地方下雨,你恰好在这个地方,你肯定会被淋湿,并不是我们来造雨」——王兴那会儿大二,也忍不住了。拉着下铺的兄弟王慧文一起凑钱买了电脑。

  在程维还叫常遇春的时候,就跟王兴很熟。「千团大战」期间,程维不止一次在微博表示看好美团和王兴。

  「商业计划书?」挂掉电话的王兴和小伙伴四目相对,几个人抓耳挠腮整了一页纸,匆匆拦下一辆的士,结果下车时把纸弄丢了,没办法,只好在红杉的会议室临时又撺一份。

  美团的办公室里,一个个的小格子间插着一面面小红旗,上面对应一个个地名。一面墙前立着一块大约4*4的展板,展板上绘着中国地图,相对应的地方贴着写着地名的红色纸方块: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西安……美团每在一地开设分部,就在地图上贴上这么一张小纸条,有种「将红旗插遍中国」的味道。

  翻过年关,铺天盖地的校园SNS崛起,北大的「底片网」,复旦的「包囊」,张帆夫妇的「占座网」,陈一舟的「5Q网」……局势紧迫,王兴不得不偷摸去学校贴海报,煎饼摊、自习室、宿舍楼……贴得到处都是。

  他父亲王苗是个包工头,做了两年工程后就当上了「万元户」。后来趁着改革开放的风潮,和朋友办起了水泥厂,王苗占股40%,是水泥厂的大股东兼董事长。此时他们家在当地已是小富豪,盖有800平米的豪华别墅,王苗自己开一部奔驰350,妻子开宝马3系。

  高中同学赖斌强也答应干,兴致高昂地辞掉广东的工作,一股脑把东西搬到北京,一见王兴就问「产品咋样了?拿来我看看。」

  看到Facebook,王兴眼睛一亮。王兴决定,干一个像Facebook一样的项目试试,校内网横空出世。

  微博类产品让每个人都是麦克风,都是传播者,其迅捷性已经超过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,饭否的媒体属性也因此被无限放大。

  战争一直打到2007,踩着千团大战的遍地横尸站起来,又在外卖业务上跟饿了么赤身肉搏的美团,又不声不响给了滴滴一记重锤。

  美团被打个措手不及,立马出对策,降低送餐提成,提高商家抽成比例,结果遭来数百家店铺集体拒绝。而去年此时王兴的豪言还犹在耳边:

  跨出国门的王兴,自然会嗅到了互联网凶猛生长的气息,「嘿,这个玩意儿不错,那个玩意儿也不错,回国搞搞肯定能火。」

  但网民之所以是网民,投资人却是投资人,肯定有其道理。这篇文章被红杉资本的人看见了,打电话给王兴,「来谈谈吧,哦,带上你的商业计划书。」

  一直把创业挂在嘴上,吹了几年牛逼的王兴终于动真格儿了,写了好几封邮件给各个阶段的同学:「要不要创业,一起干票大的?」

  今年7月,饿了么投入30亿,以满减折扣、优惠券等形式开启「夏季战役」,这波优惠和世界杯一同掀起狂欢之夏。

  后来这一幕壮观景象在中国屡屡上映,从O2O到共享概念,还有区块链,猪屡屡被风吹上天,然后又纷纷掉下来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王兴成了「Copy to China」模式的代言人。这一回,他看到美国人搞团购,马上又转型开启美团。

  陈一舟锲而不舍,再次上门,提高了收购价。第一回拒绝陈一舟,团队已经有人不满了;这次再闹,怕是要散伙了。在五道口华清嘉园旁的一家小餐馆,就「卖与不卖」的问题,不同家庭背景的团队成员争执不一,向来情绪不外露的王兴哭了。

  两扇磨砂玻璃门上贴着两张一尺见方的海报,上面写着「饭否,I\ll be back」。推开玻璃门,映入眼帘的是浅蓝色的背景墙,上面嵌着「饭否」两个字,以及的域名。

  1.互联网第二梯队TMD,闽西龙岩就占了两个,头条的张一鸣和美团的王兴。

  提到互联网界的人才辈出之地,世人皆提京上广,最多再加上杭州。但真说起来,福建龙岩才是真厉害,一个地级市,出了王兴张一鸣方三文(排名不分先后)三个牛人。

  两年时间一晃就过了,「有爹」的王兴可以选择出国留学,「没爹」的王慧文因为成绩不理想,只能勉强考个中科院的研究生。

  从「Eat Better」到「Live Better」,如今美团的业务包括了到家、出行、酒旅、新零售、金融……其直接对手涵盖了饿了么、滴滴、OFO、携程、盒马鲜生……王兴成为让马云最头疼的人。

  「校内被低价收购不能算不公平,这纯粹是一个商业的事情,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。」

  王兴从来没有见过这番场面,那是一种被震撼到的感觉。他终于放下心,前一年夏天,每天都有人出高薪挖他的人。「窝窝」更是找猎头专门搞了一份文档,记录美团网某个城市销售队伍的上月排名以及心情变化。王兴苦口婆心地劝,走和留,对半开。

  不少销售心里犯嘀咕「不是说融资了吗?有钱不打广告,莫非是公司亏损太凶?」

  美团打车在南京悄悄运营,程维还蒙在鼓里,「美团上线打车产品那天我还和他一起吃饭,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事,他也只字未提。吃完饭我看新闻才知道 。」

  论运营效率,美团略胜于阿里。但阿里的财力和布局不知甩美团多少条街,说王兴不慌,恐难服众。郭台铭、雷军、李斌相继破发后,王兴依然坚持上市,这是他的倔强。

  转眼到了2005年,此时的张朝阳在内部角逐中渐占上峰,成功「把美国人礼貌地请出了董事会」,互联网行业里,搜狐的风头一时无两;27岁的王小川在搜狐成了最年轻的副总裁;大洋彼岸,Facebook在美国诞生。

  这三个龙岩男厉害到什么程度?中国互联网里成名已久的是「BAT」三巨头,百度阿里和腾讯;新起势力又有「TMD」,就是头条美团滴滴,这其中龙岩人张一鸣和王兴就占了两个。至于雪球的方三文,名声虽然没有前面那二位大,但朋友的老婆们都非常喜欢他,因为据说把钱给方三文就能翻倍,给老公则只能被拿去创业,赔光。

  他跑到美国找钱,管投资人要100万美元。本来这事儿已经谈得差不多了,投资意向书都签了,投资人突发奇想,跑到中国转了一圈,这一圈转完,画风变了。

  「签协议?国家承认吗?」刘铭不甘示弱,「这个商家在你们线上赚到钱了吗?你堵住商家财路是何居心?」

  我觉得中文互联网应该弄一个「王兴效应」,就是王兴同学要做哪一类型的网站,这一类型的网站就要火,而且离后续跟进者胜出就不远了。王兴做校内,成就了开心网;做饭否,成就了新浪微博;这次做团购,不知道会成就谁。当然,不排除成就他自己。

  也是啊,连王兴自己都是看着「水木清华BBS」嗨完整个大学生活的,凭啥要人家抛弃BBS跑到校内网来呢?

  3.「不关注边界,只关注核心」的王兴无边扩张,如今美团业务涵盖到家、出行、酒旅、新零售、金融……直接威胁到马云、梁建章、张旭豪、程维,成为半个互联网界「公敌」。

  进清华第二年,他的师兄张朝阳创立搜狐,两年后在美上市;又过了一年,另一位师兄王小川初次尝到互联网的甜头,得到了陈一舟ChinaRen的兼职,每月6000块的工资,在当时算是笔巨款。直到1999年,十几位清华学生都办理了休学开始创业。

  老板的远见让美团稳住了军心,趁着员工士气高涨,美团喊出鸡血口号:「血战50天,超越拉手、窝窝!」

  人言福建「八山一水一分田」,这话毫不夸张。农业时代,少田的地方就穷,为了谋生,人的脑袋不得不活络点。位于闽西山区的龙岩,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地方。这里也真就出了很多人中龙凤,比如打羽毛球的林丹、玩蹦床的何文娜。

  果然,2011年7月成为团购市场的分水岭,疯狂涌入的资本突然冻结了。资本骤然冷却,「虚胖」的窝窝网、拉手网忙不迭地刹车,把5000多人裁到2000多人。

  红杉投资人问:「你们怎么做推广?」没有思路的王兴不敢说没有思路,硬着头皮说:「学校要放假了,我们要搞个活动。」

  先扶持你,再吞掉你,这是马云一贯的套路,至少王兴心里是这么想的。九死一生,好不容易保住这胎,王兴断不会把果实拱手让人,他让美团工作人员抢走商家收银台上的支付宝指示牌,撕掉支付宝海报,并且威胁商家停止支付宝支付收款,才能继续与美团合作,否则就减少商家提成。

上一篇:上美团、大众团个美餐还花了餐位费?小编教你退钱!
下一篇:两家最大团购网站合并后团购却正在消失
发布评论
称呼:
验证码:
内容:
用户评价
相关栏目